欢迎访问VAUDE - 骑闯天路
客服热线: -

VAUDE - 骑闯天路

能共患难的,才是你最好的兄弟 [复制链接]

朗途体育 | 2019-03-02 14:31 199 0


10月13日,骑闯天路进入第5个比赛日,不知不觉赛程已经过半,领先榜的争夺也进入了白热化阶段。个人总成绩榜的前三名仅相差约30分钟,个人总冠军的归属,仍然存在较大悬念。


第5比赛日的赛程从左贡出发,一路经历约105公里的缓平路,然后迎来业拉山爬坡,随后途经惊险的怒江七十二拐,到达八宿县。全程196KM,累计爬升1887M,在骑闯天路的赛程中,算是一个平路赛段。




今天是广东帮的胜利


经过了前四天的沉寂,来自广州的UbikeU车队主将马泽全(小马哥)在第五赛段终于迎来了爆发。在赛前的赛况分析中,考虑到今天的比赛海拔不高,而且前面有约100公里的平路,十分适合小马哥发挥。



“仿佛找到了平原比赛的感觉”,利用了4个赛段做适应,看准时机果断出手,终于把握到这个难得的机会,这是马泽全骑得最爽的一天。



另一边厢,广东闯妹叶锦瑛(鱼干女)在其他女选手均上收容车的情况下,坚持到了最后,成为本赛段唯一完赛的闯妹。在爬业拉山的时候,天空中飘起了鹅毛大雪,鱼干女当时和黎曦阳相互鼓励着。



“下山的时候好冷,差点以为自己失温了”。鱼干女今天为了让自己持续留有体力,一共吃了13条SiS能量胶。



“今天是广东帮的胜利”,几位长时间生活在亚热带平原的闯爷闯妹,在高原感受到明显的力不从心。经历了长时间的低迷和挣扎,如今终于扬眉吐气,虽然面对吐尔松江、周克强等强者时还显得不够强大,但就像去年UCC车队的杨龙一样,不甘人后的精神让人佩服。




我知道他一定会回来救我的


“当时刚从业拉山垭口出来几公里,路面有一个坑,自己太心急,就撞上去了”。

对于TC159杨睿来说,今天是一个悲剧的日子,摔车后整个人一动不动,呆呆地坐在那里,面对旁人的问题也无法利索的回答。



但杨睿也是幸运的,因为他有好兄弟一直陪在身边。

坐在杨睿身边的,是他的好朋友来自理塘天空车队的刘昱阳。在事故发生的时候,刘昱阳就在杨睿前面几十米,听到后方的一声惨叫,他马上停车回头,察看杨睿的伤情,一路打电话联系赛事医疗组济华骨科。在医疗车到达后,刘昱阳毫不迟疑的选择放弃比赛,陪杨睿坐车前往终点。



“我们都是认识好久的朋友了,我知道他一定会过来救我的。”杨睿说。

原本杨睿和刘昱阳处于第二集团,正在追击前方的吐尔松江和孙晖,大家很有机会拿下赛段前三。可当杨睿出现摔车时,刘昱阳的第一反应是关心朋友,成绩在面前已然不重要,这一份兄弟的情谊,是骑闯天路赛场上最闪耀的光芒。



“虽然大家都认识这么久了,很多东西不知道怎么讲了,但我还是想和他说一声谢谢”,赛后杨睿很感激刘昱阳的不离不弃,在危急关头时,才能体现出朋友之间友情的珍贵。


骑闯天路 Day5实况



今天选手出门就扯,集团把速度拉的很快,在通过短短两百米的昌格拉山隧道后,大集团开始分裂成了三个小集团。


但在这之前发生了一件令人意外的事,仅仅出发几公里,周克强遭遇了断链的机械故障。【赛事规则2.5.2:比赛期间,无法自行维修自行车的参赛车手,不允许接受非当地常住的第三方协助。违反此条例将被罚时2小时。】此项规则的解读为,自己修、找本地车店或路人维修、找骑闯天路参赛队员修都没问题。但,找自己随行的亲友团、私人后勤或赛事组委会人员帮助维修,就会被罚时。周克强的选择是放弃维修,退赛保存实力,以便在之后的赛段更好地争取单站冠军。



通过昌格拉山隧道时,选手们需要穿着反光马甲,打开加雪龙车灯,裁判对马甲和车灯的执法是零容忍的。




当廖海森还在一本正经地骑车,后面的张亚南和朱培超已经摆出了帅气的姿势迎接摄影师的镜头。


▲赛道比较平缓,比赛中难得出现大集团的情况


黎曦阳身后的叶锦瑛是今天唯一的一名完赛女选手,早早就上收容车的神女张莹莹表示很佩服那些骑到终点的选手。



或许是前一天在觉巴山拉扯太猛,今天几位闯妹状态不佳,相继退赛,可她们仍以另外一种方式在赛道上驰骋着。


原来是当她们到达第一补给点的时候,天空已经下起了雪,朱培超和廖海森衣服不够,正在瑟瑟发抖地避寒。这时几位闯妹连忙把自己身上多余的外套“献给”两位闯爷。穿着女神的装备,朱培超和廖海森继续比赛,挑战大雪中的业拉山。




吐尔松江和孙晖早早发动进攻突围,领先身后杨睿,马泽全,刘昱阳组成的小集团不少时间。



杜观的实力并不弱,但他很少去拼抢什么,始终按照自己的节奏在比赛,也许他的目的是安全完成每一个赛段。



进入业拉山路段,天空开始下起了大雪,领先的5人集团“破雪而行”。



“湘妹子”张蜜今天也不幸摔车,靠着身上的SiS咖啡因能量胶,短暂止痛坚持下来。


▲龚锐杰与赵文军结伴而行,相互鼓励


一眼望不到边的七十二拐,44公里连续下坡超一小时,如果没有做好保暖措施,寒冷的身体会降低控车能力。



七十二拐,这是一个坑多弯急的路段,一年前李祥曾在这里发生追尾,遗憾退赛。一年后重回故地,心中不免有些忐忑,可今年他选用了瑞豹Spark碟刹版战车,这让李祥赛前信心满满,“下坡很稳,绝对没事”。


最终李祥和自己的老朋友董其成一起完成了比赛,也一扫了去年的阴霾,希望他安全到达拉萨,也能为泰山瑞豹车队拿下更好的成绩。



在吐尔松江和孙晖的对决中,前者笑到了最后,他以6小时13分拿下了赛段冠军,而孙晖则落后10分钟过线位列第二,马泽全以微弱优势获得了领奖台最后一席。



今天所有坚持骑行的选手,均在关门时间里完赛。比起领先选手的轰轰烈烈和万众瞩目,骑在最后的选手骑行时间更长,经历的天气变化更多。到达终点,他们会为领奖台的选手喝彩,但我们更应该把掌声送给光环身后的车手们。


这是一段孤独的旅程,没有一路热烈的相伴;这也是一段自我的挑战,确定了目标,由自己主宰。超越的是自己,超越的是刚才那一刻,车轮每向前一秒,都让自己生命的宽度增加一米。





摄影 | Caesar、王飞、阿怪、黑豹、马屹伟

视频 | 朗途TV  责任编辑 | 小夕阳


#今日话题#

那些从未登上领奖台的车手

你最支持谁

或许他们更需要你的鼓励

请在留言区给勇敢的人儿加油鼓劲


网友评论

正在加载评论数据...
      评论请先登录,或注册
      相关推荐